国外名家

高大伟认为引发香港骚乱有其内外原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和中央政府需要找到问题的根源,做出正确的决策,止暴治乱;同时,依赖智慧的领导力和治理能力解决香港深层次经济社会问题,让其社会各阶层共享发展成果,与大陆融合,实现共同繁荣,显得尤为紧迫。

香港对于中国的重要性归于五个方面的原因;北京将尽可能多,尽可能长久地尊重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一国两制”。但是,有三条红线不能跨越;中央政府为确保三条红线会进行最低程度的必要干预。但在任何情况下,如有越线行为,中央政府都会做出反应。

如果你想看清正在同中国打的这场贸易战,你需要认识的第一件事是,特朗普正在做的一切事情毫无意义。他关于贸易的观点是前后不一的,他的要求是令人费解的。而且他大大高估了他给中国带来破坏的能力,同时又低估了中国反过来能够给美国带来的破坏。

在回应与美国愈演愈烈的经济冲突时,中国领导人表示“现在是新的长征,我们要重新再出发”。提及长征凸显中国的最大力量:深谋远虑。

英国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4日在北京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表示,正在和平崛起的中国,为其他国家树立了治国理政的新典范,也为重塑全球秩序提供了新的可能性。

美国总统特朗普所说的“贸易战是好事而且容易赢”这句话肯定会被当做名言载入史册——但不会是被当做好的名言。相反,它将被用来作为负面例子说明,傲慢和无知常常成为重要政策决定背后的驱动力。

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畅销书作家弗兰克·泽林谈中美贸易争端、中国将崛起为未来世界第一强国,以及为什么欧洲不应低估中国。

文明,这是最近颇受关注的一个词和话题。前不久,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将美中关系视作“文明较量”,该言论一出便受到各界批评。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月中下旬,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举行,凸显中国对推动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视。

美国最近将中国华为公司列入黑名单的行政令体现了典型的特朗普风格:强硬、盛气凌人而且充满了民族主义情绪。然而经过仔细思考你也许会得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第一”政策最终可能会造成“美国垫底”。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美国《纽约时报》发表题为“特朗普为中国送上一手贸易战好牌”的署名文章。文章认为,特朗普给了中国一张非常有效的“民族主义牌”。

来自英国苏格兰的一名9岁小男孩是一名小勇者,攀爬了众多险峰,是登顶140米险峰年纪最小的纪录保持者。这个挑战自我的男孩实际上是为了履行对去世母亲做出的承诺——让母亲为自己感到自豪。

美国在药品方面过于依赖中国,从止痛药到抗生素甚至阿司匹林,美国几乎所有药品的成分,都能被追溯至这个被美国国防部视为竞争对手的国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估计,在美国所有药品里发现的活性成分中,至少80%来自国外——主要来自中国。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世界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全球化正在受到围攻,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正在加剧,但中美对抗并非不可避免。

5月31日,纽约市前市长、彭博新闻社创始人迈克尔·布隆伯格在彭博新闻社网站发表评论文章,批评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呼吁美国国会采取行动限制总统制定贸易政策的权力。

在许多人心目中,“德国制造”代表着结实、耐用与精美,是高质量的保证。然而,德国作为一个国家,迄今只存在不到150年。德国为何能成为一个制造业强国?

中国将成为怎样的全球性大国?十年前,这个问题或许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急迫性。十年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自从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衰落之相日益突出;其次,同样自从那场危机以来,中国不断崛起。在这十年里,中国经济规模翻了一番;而美国经济大约只增长了10%。

稳定的世界秩序是很罕见的。当确实出现这样一种稳定秩序时,其后总会发生巨大的动乱,创造出人们对新秩序的渴望以及变更旧秩序的条件。稳定的世界秩序的诞生需要对权力进行均衡分配以及对制约国际关系行为之制度的广泛接受。

近几年,乐观主义者一直在描绘一个美妙的构想:数百万加州人乘坐子弹头列车快速、舒适、环保地来往于该州两大中心城市之间。然而与此同时,悲观主义者却已经清醒地看到高铁建设成本正不断攀升。

比尔⋅盖茨12日发表2019年度公开信,并通过新华社独家发布一条视频。盖茨赞赏中国在促进全球发展中的贡献,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科技创新,解决全球性问题。

近日,美国知名台海问题专家卜睿哲(Richard Bush)发表公开信对“独派”提出警告,若台海发生战争,对台湾将是一场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