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评论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去红”的结果不仅是让我们的后代不知不觉地忘记或误记我们中国共产党浴血奋斗的历史,诱使我们的后代背叛共产党的历史使命,这都是最要命的。

对于教育主管部门,不允许轻易为了迎合某些家长的无理要求,就任意处分教师。任何处分结果,要经过学校方面的同意。如果有争议,要采取协商机制进行解决。

“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是因为工人不对资本家才解雇工人”,“马克思的劳动创造价值是荒唐的谬论”等等一些西方资本的主流价值观,便随着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的热映不露痕迹的植入了观众的脑海之中。

雨果作品的核心意义不是浪漫,而是冷峻、犀利地批判,浪漫只是片面的指向其作品的某些故事情节的构设。个人认为,以“现实主义批判文学大师”来定位雨果更为合适。

电影《八佰》的事情看来比我们想象的复杂。为什么在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时候,与中国这点文艺事八竿子也打不着的NY时报却如此感兴趣,非要为此采访司马南,且报以那么大的热情,那么仔细地叩问“背景”等等?这着实让被采访人有些意外,也值得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深思。

一个创造了独立文明体系的国家堕落到其艺人墨客将自己作品的最高评判权移到本文明之外,意味着这个文明的大脑休克甚至脑死亡。一个文明有两个权是不能丢的:道义权和审美权。被抢夺走这两个权力,文明就成了身体尚未冷却的僵尸。那些“国际奖”的宗旨恰恰是围剿异己抢夺这两大权力。
学会看懂被策划的历史,是在旅西十多年后。看清“跨国统治集团”策划他国历史走向在细节上究竟是怎么运作,是要脱层皮的,因为那是我们自始至终被蒙在鼓里、而他们操持已久的技艺。

19日上午7时,@CCTV6电影频道 准时发布当天节目预告,并重点推荐了10时21分放映的《黄河绝恋》。但此前节目单显示,电影频道原计划在该时段播放影片《我为相亲狂》。

毛泽东同志对中国历史的洞察及在此基础上作出的“抗美援朝”的正确决策使新中国避免了李自成政权的悲剧,但这并不意味着今后的中国可以永远远离这一悲剧。

引进外国电影应该是为了活跃文化市场,而不应该是让好莱坞的美国公司来中国割韭菜。因此,应该尽快取消好莱坞的“档期特权”。引进电影的国别和数量都可以更多一些,但是不应该允许好莱坞电影有“同步上映”或者“提前上映”的噱头与特权。

五四运动是中华民族争取解放斗争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历史新起点,是爱国主义的盛大节日。正因为这样,对五四运动传统的界定和阐释,就直接关系到对这一运动的性质及其所显示的近代中国社会走向的基本看法。

“功名只从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他们这群军人,用鲜血、用步伐、用信仰、用悲痛,踏实又执着地在党的领导下,求索中华民族的梦想和未来,在风雷激荡的时代一起筚路蓝缕,一起矢志不渝。

毛泽东倡导“活到老学到老”,他本人更是生命不息读书不止的光辉榜样。毛泽东一生酷爱读书,少年时期,他读书“像牛闯进了菜园吃个不停”;青年时期,曾在繁华的马路旁、昏暗的路灯下看书;革命战争年代,行军休息的间隙仍不忘读书。

人与人交往,需要尊重彼此的尊严,国与国交往也一样。不过,任何形式的交往,尊严都只能靠行动,而不是嘴巴,嘴巴上的尊严通常抵消不了灵魂处的孱弱。你想赢得尊严,不一定总是需要正义,只要你能赢,非正义手段也能获取尊严,口头上,你拥有再多的正义,一旦输了,你还是不会有尊严。

人与人交往,需要尊重彼此的尊严,国与国交往也一样。不过,任何形式的交往,尊严都只能靠行动,而不是嘴巴,嘴巴上的尊严通常抵消不了灵魂处的孱弱。你想赢得尊严,不一定总是需要正义,只要你能赢,非正义手段也能获取尊严,口头上,你拥有再多的正义,一旦输了,你还是不会有尊严。

人与人交往,需要尊重彼此的尊严,国与国交往也一样。不过,任何形式的交往,尊严都只能靠行动,而不是嘴巴,嘴巴上的尊严通常抵消不了灵魂处的孱弱。你想赢得尊严,不一定总是需要正义,只要你能赢,非正义手段也能获取尊严,口头上,你拥有再多的正义,一旦输了,你还是不会有尊严。

今天学习研究宣传毛泽东,就应当坚持以发展的眼光,以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实际问题、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着眼于毛泽东思想基本立场、观点、方法的运用,着眼于新的实践和发展,作出新的理论概括,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越走越宽广;就是要牢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之不易,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坚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决心和信心。

1964年摄制、上映的经典电影《英雄儿女》,以其浓郁的革命英雄主义气质,影响了整整几代人。今天,“向我开炮”这四个字仍然不断出现在正式媒体的版面和网络虚拟空间,被用来表达不惜牺牲自己也要达成目标的决心,庶几已经成了新成语,这就足见经典的魅力。

“得数学得天下,失数学失脚下。衷心希望教育部门加强组织、引导和管理,加强数学教育,加快培养数学顶尖人才。”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研究院院长张云勇提起数学,感慨颇多。他直言,要抛弃我国数学水平领先的错误认识。

自打那个抹着红嘴唇的“女孔子”,像只“红嘴鸥式”的四处传经布道,有关“宽容”的文章,如潮水上涨。似乎“懂得宽容,人生的路就越走越宽”。可至少,不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