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

1989年,巴金在朝鲜认识的28位志愿军文工团老战士,联名写信给巴金,祝贺他85岁寿辰。卧病在床的巴金回信说:“我们在一起下连队的日子多么令人想念!我还记得文工团的各位同志。我今天还感到当时你们给我的温暖。”

郑和七下西洋,跟张骞通西域一样,是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今人乐于渲染郑和船队的和平特征,也有正确的一面。郑和下西洋没有半点侵略他者、掠夺他者财富的动机,只是带着巨量礼物,沿途赠送赏赐,跟各国建立友好关系。

1959年3月10日,以达赖为首的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在外国势力支持下,为保住政教合一的农奴制永远不改变,悍然发动了旨在分裂祖国的全面武装叛乱。1959年4月15日,毛主席在第十六次最高国务会议上发表讲话,谈到了西藏问题。当前,面对纷繁复杂的国内外形势,有必要重温毛主席的讲话,以飨世人。

有位美国人说过,他们不怕中国军事现代化,就怕中国军人毛泽东思想化。历史表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但没有毛泽东思想,就不会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毛泽东思想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真正灵魂和战无不胜的力量源泉。

尽管“我们必胜”纵队成员在古巴的劳动成果并不显著,回国后也未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革命事业,但他们的活动无疑促进了美古两国的民间交流,而且参加过这一活动的美国青年在精神上都得到了一次升华,可谓“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直到今天,这一纵队仍在美国活跃着,每年都组织大批青年前往古巴体验生活,并为打破美国对古巴的禁运不懈努力着。

26年前的一张照片,一个骨肉如柴的非洲小女孩,奄奄一息蜷缩在地上,在小女孩身后不远处,一只秃鹫正虎视眈眈注视着她,等待着猎食小女孩。这张“秃鹫和小女孩”照片,一经问世便轰动世界,触及了无数人心灵最脆弱的部分。

1989年7月22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在东京新宿区动工建设户山研究厅大楼,施工现场发现了100多具人骨。而那里,正是日本防疫研究室旧址,它和震惊世界的731部队有很深渊源。现在距白骨被发现已过去近30年时间。日本有识之士组成的社会团体一直就此进行实地调查,并将于近日举行纪念活动,希望查明白骨的真相。

仁怀市文联原主席穆升凡退休后成为了赤水河茅台渡口的一名志愿解说员。他对记者讲起,1960年,二战名将蒙哥马利访问中国时,盛赞毛泽东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历史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

1975年2月27日毛主席有个重要批示,内容是释放所有国民党战犯,并且是无条件的。那个时候广播和报纸新闻,记得很清楚。毛主席的魄力,举世无双。

日本和韩国关系持续恶化。韩国正式解散了日韩共同设立的援助前慰安妇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对此,日本方面做出强烈反应,表示绝对无法接受。

清朝是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也是唯一一个留下照片的王朝,现在我们每天都在看清宫剧,电视剧中的清朝官员总是穿着华丽,也非常的威严,但实际上可能并不是如此,看看这一组老照片,可能对当时清朝官员有真实的了解。

八路军战士的合照,由于长期作战,他们的军装普遍很脏,而且当时的军装是由军区服装厂统一定制,战士们身材多瘦弱,军装大都比较宽大,完全不像神剧中那样合身。

130多年前清朝洋务运动期间,北洋水师从英国纽卡斯尔订购了“致远”“靖远”等多艘军舰,但有5位前往接收军舰的水兵不幸在当地患病,客死他乡。130多年后的本月14日,北洋水师水兵墓修缮工程竣工典礼在纽卡斯尔圣约翰墓园隆重举行。来源:国际在线

兰州78岁艺人徐广席用两千公斤红土、108个钢筋骨架、108个大理石底座,耗时两年多“复活”了梁山好汉,每个人物都栩栩如生。来源:杨艳敏/中国新闻网

6月8日,英国伦敦举行盛大庆典,庆祝英女王93岁官方生日。 新华社发(雷伊·唐摄)

1965年,三线建设的重中之重攀枝花钢铁基地开始大规模建设。这年6月26日,毛泽东在同汪东兴谈话时说:一件事情,不能看得那么容易。有人想三线建设好了再打仗,我看美帝国主义不会等你的。它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它等你建设起来才打?也可能建设不起来就打,也可能建设起来又不打,要有两手准备。

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1905.7.19—1972.2.15),美国著名记者。1972年2月15日因病在瑞士日内瓦逝世。遵照其遗愿,其一部分骨灰葬在中国,地点在北京大学未名湖畔。原题:珍贵史料:周恩来接见美国记者斯诺

5月12日报道,今天是母亲节。在摄影史中,有一些关于母亲形象的经典作品,虽然照片拍摄在不同的时空背景下,但摄影师们用镜头定格她们那悲喜瞬间,有着穿透时光,动人心扉的力量。来源:新京报

《越狱》、《肖申克的救赎》让我们看到了精彩绝伦的越狱故事,艺术源于生活,《越狱》里发生的情节,现实中也很常见,世界各地每年都会发生多起犯人越狱事件。在美国历史上,要评哪起越狱最轰动,“恶魔岛”越狱绝对能占据榜首位置。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近日发表的一篇名叫《弃猫,提起父亲时我要讲述的往事》的新作,震惊了整个日本社会。在这篇随笔文章里,70岁的村上春树第一次对外公布了其父亲曾是“侵华日军”,杀害中国俘虏的残忍往事。